《金枝欲孽》人物解讀之如妃,一個充滿算計,敢愛敢恨的性情女子

holly 2021/06/19 檢舉 我要評論

《金枝欲孽》的意義非凡在於它是 TVB第一部宮鬥劇,也堪稱今後的宮鬥劇鼻祖了。

之後便熱衷於香港的電視娛樂,時至今日熱情依熾,追看不輟。延宕多年,未能針對《金枝欲孽》撰寫感想,乃因於本劇質​​感高尚,經典十足。

幽幽深宮怨夢,人生幾度秋涼?

「身在後宮禁苑,很多事情身不由己。」由臺詞就能感受到宮人的無奈,若仔細琢磨必能從此劇中,得到不一樣的感觸。

身為本劇的第一靈魂人物如妃,在一開始便以激烈的手段處si陳妃,借此在宮中下馬威,也讓觀眾見識到她的氣焰。及後皇后設席宴請後宮女眷,若與如妃穿同色系服裝等同冒犯,讓每個嬪妃戰戰兢兢,就更標榜唯有她能與皇后一較高下。

我非常佩服如妃的膽識,在眾人皆畏懼怪力亂神時,她竟敢長驅直入陳妃房對空撂話: 「冤魂都是由人變成的,活著的時候鬥不過我, 難道死了就有這個本事?」紫禁城猶如一座地獄,進得去未必出得來,百年來的冤魂又何其多。

即使如妃成就需求與權力需求無虞,但她總是欲無所滿。即便鋒頭掩蓋過皇后的光華,但在馬斯洛的層級中,她依然無法達到自我實現需求這個層級─。

想必每個有位號的妃嬪,終極目標都是冊封為後。就像如妃為了鞏固地位,甘心放棄任何情感。

「如玥從不希罕做什麼孔雀,因為天下間能浴火重生的,只有鳳凰!」

如妃從一出場就自然而然散發出懾人的氣勢,她和皇后的一席話最能表現出她的特質。

如妃在有機會離開從16歲起就被迫進入的浮華世界時,斷然的推開孔武的手,並不是因為她享受這一切,不想看看高牆外的世界,而是這十幾年來她只學會這一種生存的方式,離開了這裡她什麼都不是,這個被紅色高牆環繞的地方就是她的墳.墓。

如妃在人前縱使以冷豔的姿態示人,但在皇帝的龍床上也不過是個尋常的小女子,從她產後就開始侍寢便能看得出來。

而嘉慶的恩寵則是她持續高高在上的續命丹,但最終都難逃月盈則虧的宿命。在冬天失寵的如妃想必心中更戚戚焉,天冷心更寒的苦楚雖然難熬,剛毅的如妃卻不輕易示弱。

失勢方知人情冷暖,誰落井下石,誰雪中送炭,都在這個時候表露無遺。

所以當如妃複寵後,給前來請安的吉嬪、榮嬪、德嬪洗臉,對孔武的傾慕之心更甚,但表面也只能維持的朋友的關係。

雖然如妃爭勢弄權,猜度人心,甚至害人性命,但她始終秉持坦蕩磊落的態度,從不搞低三下四的小陰謀。

如妃的失寵並沒有讓她變得畏縮退卻,相反的更顯現出她的堅韌,她接受現實但絕不低頭。

因為在雪地中滯留過久患上雪盲症,明明看不清楚卻還是堅持一人摸索著走向女兒所在的阿哥所,早產體弱再加上被皇后刻意忽視的小格格終究逃不過si亡,如妃抱著緣薄的女兒在雪地中哭求上蒼,這時候的如妃是讓人憐惜的。

於是我們看到她居然在短時間內想到用暖爐將小格格屍身弄熱,跑到皇上跟前演出一場小格格死在皇上懷裡的戲, 要讓皇上感到內疚,永遠記得失去愛女的痛苦,更借此機會翻身復辟。至此我們終於可以看到一個完整的鈕祜祿‧如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