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的悲劇是註定的,一朵海棠花讓她的命運反轉

holly 2021/06/19 檢舉 我要評論

安陵容是《甄嬛傳》中塑造的最豐滿、最真實,刻畫最細緻入微的角色,沒有之一。

同時也是最難下筆的一個角色。如果甄嬛是一本正面教材,值得我們好好學習。 那麼安陵容就是一本反面教材,她也是最貼近我們普通人生活中的角色。

安陵容也許就像我們人生道路上一個個的小坑小窪,你避開了第一個難以避開第二個,總會踩上幾個。

所以看安陵容,我們要學習的是如何避免自己成為她那樣的人,同時也要儘量避免踩入她的坑,惹不起也要學會躲開。

雖然安陵容劇中是背負著背叛甄嬛的劇情任務而誕生的,但她絕不單單只作為這種推動劇情發展的角色范本而存在。

她的悲劇,是個人意志在類型化的環境中被催化所導致毀滅的必然結果。

安陵容之出身

安陵容的一生跟每個後宮女人的一生沒什麼兩樣,都不過是後宮裡一茬一茬開過又凋零的花,最終消失在紫禁城的一縷清風裡。

但後宮中的女人一樣卻又不一樣,每個人的命數不過是幾分天意幾分人為。

以安陵容的出身,原本是沒有資格參加皇宮選秀的。

她的父親是蘇州的一個小小縣丞,母親是香料商人與繡娘之女,相對於那些名門望族,算是清貧低等之家。

而安陵容之父安比槐卻因貪圖榮華富貴,買通選秀官吏,才讓安陵容有了參加選秀的一個機會。

其母親雖然是正室,但個性懦弱,又不得寵,在家毫無地位,所以常常受其他幾個姨娘的欺負。

而她的幾個姨娘又多是來自底層,因此家中大小是非不斷。

從小家中的氛圍塑造了安陵容的過去,也影響了她的現在與未來。

在這樣一種陰鬱不和睦又受欺淩的氛圍中長大的孩子,往往早熟而淡漠,所以安陵容察言觀色、小心翼翼、隱忍、靜默、自卑、逆來順受。

於是,安陵容很珍惜選秀的機會,因為她從進宮那一刻起,身上就背負著家族政治上的任務。

她的得寵與否,不僅直接關係了母親的榮辱尊卑,還將成為父親為官之路的重要保障。

不同于甄嬛與沈眉莊 ,甄沈二人的母族可以庇護她們,而安陵容的家族反過來需要她的庇護。

過早地經歷人情冷暖,有極大的可能會催生出心理陰暗的一面,他們往往會成長為完全意義上的現實主義者,對溫情真心之類的概念不抱有過多的期望,而會從惡意悲觀的角度揣度人心。

同時因為在童年沒有得到足夠的安全感,使得他們處世時習慣冷漠薄情甚至不擇手段沒有底線。

選秀透露的端倪

安陵容進宮的時候,選秀場上詳細描繪的有五個人。沈眉莊、甄嬛、安陵容、夏冬春、孫妙清。

夏冬春一眼就被看中了,甚至根本沒說話。沈眉莊相當於保送,考試只是象徵性的。甄嬛被太后三次刁難,但雍正一心想保。

安陵容已經被淘汰,臨門一腳踢得好,被補選上來的。孫妙清是唯一沒有沒任何爭議地直接被淘汰。

這五個人很好地展示了皇宮選秀的三種情況。

夏冬春和沈眉莊沒任何爭議直接入選了。(太后是看不上夏冬春的,但也沒有反對)

安陵容的選舉有驚無險,先都不被太后和皇上看好,隨後同時轉變態度。

甄嬛的入選之所以產生爭議,有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長相酷似純元皇后。

因為像純元,所以雍正第一眼就喜歡她;也同樣正因為像純元,所以太后也第一眼就排斥她。(因為像純元,就意味著可能會取宜修而代之)

所以甄嬛在這次選秀中的重量級是最大的,她直接引起了兩個權力最大的人之間的分歧,而且直接牽涉到後位。

雖然雍正選拔甄嬛不是因為後位,但是太后淘汰甄嬛卻是因為後位。

在這個關口(包括她入宮後的整個人生走向),甄嬛都有「成也蕭何敗蕭何」的意味。

相較于甄嬛,安陵容的重量級別則是最小的,同時被雍正與太后淘汰,但是也同時讓他們兩人轉變主意,最終被錄取。

而沈眉莊與夏冬春其實就是標準品,就如我們選鞋子,都是正碼。

甄嬛與安陵容都是特碼,甄嬛是特大號,安陵容特小號。

孫妙清也是「正碼」,區別在於她是按照當時的標準必須淘汰的「正碼」。

一朵秋海棠

當時的雍正皇帝對安陵容說了一句話:鬢邊的海棠花不俗。

為什麼海棠花就讓安陵容不俗呢?因為人生八雅(琴棋書畫詩酒花茶)之中的花屬於其中之列。

換句話說,這八雅,安陵容一樣都不沾邊,於是因為一朵花,瞬間讓安陵容脫俗了。

當時的安陵容其實非常俗氣,能讓安陵容脫俗的唯一辦法就是插花了,因為其他的辦法都來不及補救了。

這是安陵容能入宮的第一個含義。安陵容善於制香,香料本身就是跟花聯繫在一起的。

那麼為什麼這朵讓她得皇帝多看一眼的花是秋海棠呢?秋海棠別名斷腸花,花語:苦戀、斷腸。

所以,安陵容進宮就註定了她只是皇帝的一個玩物,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而非甄嬛眉莊那種懂琴棋書畫的能真正陪伴君側,能在皇帝心中至少佔有一席之地的大家閨秀。

當然,那一朵秋海棠是安陵容能夠成功「反轉」的重要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如果不是安陵容自己不屈不撓努力到最後一刻,結局也未必能如她所願。

所以說,從一開始,安陵容的悲劇就是註定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