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爾淳從一開始就輸了,悲慘的兒時經歷,早已註定一切 網友:是個可憐人

holly 2021/06/19 檢舉 我要評論

最後一集的爾淳一無所有:當安茜為救爾淳而中箭時,爾淳是在渾渾噩噩的走路,一邊念叨著孫白楊為何還不出來;當爾淳面對安茜最後的遺言時,她仍是完全茫然道「可是我根本連我出生的鄉村都記不住了,一個沒有過去的人,又怎麼會有將來呢?安茜你不要si。」

重新刷金枝欲孽,才明白過來為什麼玉瑩看似除了臉一無是處,卻在劇中被主角團寵,而爾淳註定一無所得。

爾淳是最早出場的女主角,一身狼狽的她倒在路上,要求負責押送貢品上京的孔武、陳爽幫忙,這段劇情除了帶出孔武勢利的一面,也表現出爾淳的心機。

雖然在玉瑩摔落馬車的時候爾淳抓住了她,但就在玉瑩感激與爾淳結拜之後她立刻露出本來面目,明明看到玉瑩了卻佯稱不知,若不是孔武看到玉瑩送給爾淳的湖廣總督玉珮而調頭,玉瑩早就被天理教徒抓回去當押寨夫人了。

爾淳是城府極深的女子,心思細膩,有敏銳的觀察力和處變不驚的決斷力,也很會做表面功夫。

徐公公安排柳大娘的訓練教導讓她處處小心、步步為營,作任何事情都很有計劃,決不會急進暴躁, 但是這樣受過專業訓練的素質者卻輸在一個情字

無論與玉瑩的假意結拜、毒.害淑寧的快狠准或是跟如妃的試探鬥智她都毫無退怯,如果不是因為孫白揚,假以時日她很有可能擊敗皇后跟如妃,完成義父徐萬田寄託在她身上的大業。

事實上爾淳是徐萬田為了自保而偽造旗籍安插在宮裡的一步棋,爾淳為了報答徐公公收養之恩進入宮中。自小與姐姐失散的她最重視的就是親人,所以當她知道淑寧居然為了上位不惜陷害一起長大的好姊妹沅琪。又聽到沅琪死於發配邊疆的路上時,她便以自幼訓練來的心計逼瘋淑寧,雖然幫沅琪報了仇,但爾淳亦受到良心的譴責,不惜拿寒食散來壓制哮喘宿疾。

孫白揚受徐公公之托照顧爾淳,種種有意無意的舉止打動了爾淳。

當爾淳自以為兩情相悅之時竟意外發現原來自己不是孫白楊心中的唯一,妒火中燒的她將自己獻給皇上並盡其所能的打壓玉瑩,甚至意圖把玉瑩推下樓,但一切脫序的行為只是讓自己離孫白揚越來越遠。在痛苦漫長的日子里爾淳身邊只有福貴人陪伴開導。

爾淳沒有身世,成長過程是一個被訓練的過程,入宮後有兩個姐妹,但從她們互相殺害的過程來看,她們的感情談不上多好。柳大娘雖然看起來不錯,但是爾淳好像從來沒提過柳大娘。爾淳的每一天,都在表演一個「正常的人」,應該待人接物了,應該諷刺玉瑩了,應該討好皇后皇上了……我還是這樣比方吧:如果把她扔進商人堆裡,她會變成一個商人;扔進農民堆裡,她會變成一個農婦。

從滿腹心機變成愚蠢的小女人,面對獲得孫白揚注意關懷的玉瑩時絲毫無法掩飾心中的忌妒怨恨,那些憤恨的舉動只是一步步的將所愛之人推向情敵,甚至連為愛人犧牲的機會都被玉瑩給搶先,一片心意只換來孫白揚的憎恨。

人生自是有情癡,就算給人的感覺高深莫測,或者強勢淩人足以獨當一面,對於情感上的空虛總是難以招架,何況是剛進宮正值豆蔻年華的少女呢。

寄情于孫白揚,奈何郎心已情有所鐘,讓爾淳找不到靠岸的燈塔,於是她將未果的情思鎔鑄成一支復仇的箭鏃,矯詔聖旨將玉瑩誘至暢音閣,一個勁道開弓拉弦務求剷除華貴人。

此恨不關風與月。

漂泊的感情總要有依歸,所以當她瞭解寶嬋的心意後,從而產生了同病相憐的悲情。及時阻止寶嬋食用藏毒的肉包,並且幫助她逃出紫禁城,末了還是讓躲在暗處的皇后得到了千載難逢的出擊機會,一舉便重挫如妃的銳氣,使皇上對她的寵愛瞬間打折。

爾淳沒有身世,成長過程是一個被訓練的過程,入宮後有兩個姐妹,但從她們互相殺害的過程來看,她們的感情談不上多好。柳大娘雖然看起來不錯,但是爾淳好像從來沒提過柳大娘。

爾淳的每一天,都在表演一個「正常的人」,應該待人接物了,應該諷刺玉瑩了,應該討好皇后皇上了……還是這樣比方吧:如果把她扔進商人堆裡,她會變成一個商人;扔進農民堆裡,她會變成一個農婦。

只會聽話的孩子想要被人看見,是多麼難啊。

爾淳同孔武逃出宮外,她何嘗不是和如妃一樣,只會宮中的這一套。她只能用她早就熟練的忍耐能力,多忍一段時間,用她早就純熟的適應能力,適應新的人群,只能繼續隱藏她自己的性格,直到她混得如魚得水了。

如果到那時,如果到那時她還沒有把自己完全遺忘的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