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甄嬛傳》華妃年世蘭的癡情一生,她的悲慘結局從進宮就註定了 網友:可恨又可憐

holly 2021/06/18 檢舉 我要評論

年世蘭說「做衣如做人,一定要花團錦簇轟轟烈烈才好」,她就是這樣子的女子。

電視劇劇情開始就是眾人給皇后請安,但華妃娘娘姍姍來遲,皇后娘娘堅持要等,兩大陣營從一開局就針鋒相對。頌芝刻意打翻了皇后賞的牡丹卷,華妃和皇后唇槍舌戰。

華妃娘娘的寵妃派頭、目空一切、囂張跋扈都一一展現在我們的面前。

但我更願意相信年世蘭是個經歷歲月洗滌依然保持率真的女子。

曾經,我為年世蘭的結局難過了好幾天。那時候我覺得,她完全沒必要一頭撞si。事情並非毫轉圜餘地,她的人生,也還沒到山窮水盡那一步。

因為,皇帝還念著舊情,言語間也隱有愧意。

這是他親口對太后說的,「兒子與世蘭到底是多年的夫妻,總有恩情在。許多事也是兒子對不住她,只要她不再生事,兒子日後會給她個貴人的位份,讓她好好養在宮裡。」

帝王的愧疚,足以充當下半輩子的護身符,哪怕不能再風光如昨,但好歹能留得一條命在。假以時日,難說還會東山再起,把往日的風光悉數奪回。

俗話不是說了嗎:好si不如賴活著;只要活著,好事就(才)有可能發生。

此外,雖被貶為答應,但皇帝並不想太苛待她,也始終未曾下那道處死她的聖旨。

一心想讓她死的,是甄嬛、沈眉莊、端妃與皇后。

開始時,年世蘭不肯自裁,她固執地要等皇帝的一道旨意,「沒有皇上的聖旨,我絕不就si!」

多年後回看,不禁心下惻然。彼時家破人亡,想必年世蘭已心如si灰,是那點來自皇帝的微弱愛意在撐著她——那是她唯一的人生支柱了。

這一點,甄嬛比誰都瞭解。所以,她能夠三言兩語逼得對方自盡。

sha人誅心,如是而已。

因為年世蘭的字典裡,從來沒有忍辱負重這個詞,更沒什麼委曲求全、伺機而動。她驕傲一生,要的就是一個轟轟烈烈、痛痛快快。

被欺騙被利用?那還不如去si!

實在沒必要虛與委蛇,用層層疊疊的心機來包裹自己、掩飾自己。

年世蘭居華妃之位,只有華妃的美貌,既缺失如敬妃、端妃的明哲保身,也缺失如曹默琴、安陵容的智謀心機。

那她囂張跋扈、有恃無恐的緣由是什麼呢?與其說是她身後戰功赫赫的年氏家族,與其說是對她寵愛有加的皇帝,我更願意相信,是她鮮衣怒馬的樣子,是她轟轟烈烈的真愛,是她直率單純的性子。

少女時期的年世蘭,該是鮮衣怒馬的樣子。看看電視劇裡,她進宮多年,哥哥年羹堯依然大筆的銀子供應著,依然各式的布料供應者,依然罕見的墨狐皮供應著,依然為她遍尋名醫,依然為她威脅甄嬛。

進宮多年的年世蘭怎能不知人心險惡、宮廷詭譎,但依然還這麼喜怒哀樂盡顯臉上的單純直率,年少時更該是被哥哥手掌心捧大的才對,該是被滿滿的愛滋養的少女。

家世美貌都具備了,再加上會撩撥、懂風情,寵冠六宮完全在意料之中;飛揚跋扈,也在意料之中。

故事一開場,她便雲淡風輕地賜了夏冬春一丈紅,把人打得半死不活成為殘廢,目的卻只是立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