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中女性角色亦正亦邪,皇后和福貴人背後的命運耐人尋味

holly 2021/06/19 檢舉 我要評論

《金枝欲孽》劇中女性的主要角色,都是亦忠亦奸的性格。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皇后和福貴人的故事,雖然不是主演,但是她們的命運也是值得探究的。

其實我們普遍對皇后存在著刻板印象——不漂亮而且壞心腸。

皇后娘娘,年老色衰不得寵。後宮中有一手遮天的如妃娘娘,還有新入宮的年輕貌美的小主們,皇上這個花心大蘿蔔,是見一個愛一個,皇后知道自己無法挽留皇上的心,但為了生存、為了地位,她必須除掉跟自己作對的人,也不得不將有可能得寵的小主拉入自己的陣營。

諸多宮廷劇也立意將皇后的性格設計得居心叵測,表面上受寵的貴妃氣焰囂張,但皇后已在暗中將一切部署完畢,只待機會臨門一舉將對手除之而後快。劇中的鈕祜祿氏于後宮沉寂多時,各宮娘娘只敬她是中宮皇后,但與如妃是無法並駕齊驅的。

所以小格格受風寒犯病一事,成了皇后制勝的關鍵。

雖然身為配角,但皇后循序漸進地將反派性格白熱化,皇后與如妃對壘的態勢一觸即發,看得實在是過癮。

「想贏得最多,就要學會怎麼輸。」這句對白似乎不無道理。

後宮向來存在階級差異,當後宮女眷咸以寵妃馬首是瞻,怎不叫這個母儀天下的皇后難堪。皇后扳倒如妃的另外一個因素,則是忍耐。 她忍氣吞聲多年,為得就是這場漂亮的勝仗,試問當敵手登堂入室踩場踢館,又有多少人能夠忍一時氣,策劃日後的報仇三年不晚。

她特別腹黑,表面上永遠是一副公正嚴明的做派,而暗地裡卻搞了不少小動作,幹了許多嫁禍於人等違背仁義道德的事。這樣的「人設」在很多宮鬥劇中都能看到,她們都得喊皇后娘娘一聲「鼻祖」。

她的狠,她的不擇手段,令人恨得牙癢癢。但當你真的分析她的處境,似乎又對她多了幾分心疼,在這樣的宮裡,你不去鬥的話,就是下一個福貴人,住在無人問津的、積滿灰塵的、冰冷的角落裡。

爾虞我詐的宮廷生活籠罩著烏煙瘴氣, 而福貴人的出現宛如一道清流,讓混濁的氣場清新不少。後宮也有涇渭分明,但大時勢所趨,她們總是受冷落、被漠視的一群。

奈何庭院深深、芳心飄飄,就算與不與佳麗同流合污,情懷的騷動依然避無可避,可憐福貴人與淳貴人鍾情于同一男人,換到的卻是化作一縷清煙,遙遙無期地縈回在冷宮不得超生。

雖然境地淒慘無以復加,但上天至少施捨她些許垂憐。

能夠與自己的妹妹相認,相信多年的深宮怨當下必定一掃而空;而對於徐萬田的謊言與騙局,她一廂情願地以為義父對她仍存關懷之意,都要感恩孫白揚的違心瞎話不斷隱瞞,讓她雖然在感情上出現無法癒合的缺口,至少在親情上仍舊存在遙思。

福貴人也是徐公公安插在宮裡的人,卻因為患有心悸病而長年獨居擷芳殿,連侍奉她的下人都對她不理不睬,完全讓人無法將她聯想為徐公公訓練來保命的秀女,也無法想象這樣與世無爭的人是如何曾經鋒頭一時無兩,迅速被冊封為貴人。

對於爾淳來說,福貴人的存在是她在宮內的唯一安慰,自小失散的兩人之間即使互相認不出對方,卻依然擁有最單純美好的姊妹情誼。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